您好, 欢迎来到Wellpad [请登录] [免费注册]

云南龙润酒业有限公司

简体中文(中国) 繁體中文(中國) 英语 日语 韩语 德语 越南语 泰语 马来西亚语 菲律宾语 印度尼西亚语 阿拉伯语
今天是: 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 
首 页
 
公司介绍
 
产品展示
 
采购信息
 
新闻动态
 
电子杂志
 
企业视频
 
资质证书
 
人才招聘
 
留 言
 
联系我们
 
857358974  
tian.xueping@hotmail.com  
wellpad@im.tom.com  
wellpadinfo@gmail.com  
 
产品分类  
站内搜索
搜索范围
关 键 字
 
联系我们
联 系 人:杨 女士
电  话:086-0871-8312055
传  真:086-0871-8319351
移动电话:15911590562
网  址:http://www.longrunwinery.com
办公地址:昆明高新开发区海源北路1299号龙润大厦201室
邮  编:650106

杨林肥酒——回归自然 方显本色
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企业新闻
浓绿色的记忆——吴 然
发布日期:2010-10-24 11:29:47   阅读次数:6227 次
这是一个快乐的夜晚,一个难忘的四月的温情的夜晚……

总觉得记忆是一种相会的形式,你看,一个很久以前的浓绿色的记忆,带着杨林肥酒的醇香,正向我款款走来,和我相会呢。

那是1984年阳光里浸润了花香的四月,我的第一本儿童散文集《歌溪》出版了。对任何一个写作者来说,出第一本书都是兴奋的,欢喜的。令我感动的是,这本书的终审杨磊和责任编辑张祖梁也很兴奋,很欢喜,说要相聚小酌,庆贺一下。我自是高兴,请祖渠给我拿主意:选哪家餐馆,喝什么酒?祖渠低着头思忖片刻,仰头一笑说:“有了,到建设公寓吃饭,喝杨林肥酒!”我亦笑说:“知我者,祖渠兄也!”此话怎讲?请容我稍作解释。

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中期,省文化局多次举办“创作学习班”、“改稿班”,有好几次学员就住在省博物馆对面的建设公寓,并在博物馆一侧的文化局食堂搭伙就餐。我和祖渠就是那时候认识的。《边疆文艺》已经停刊数年,当时文化部门办了一份内刊《云南文艺战线》(后改名《云南文艺》),编辑部设在艺术剧院右侧的小楼里,祖渠借调在那里当编辑。他说一直记得见到我的情境:年轻,穿套劳动的工作服,脸红红的很结实。我就和他开玩笑说,我脸红红的,是因为以前喝过杨林肥酒。 我说杨林肥酒翡翠般的亮绿太诱人了,我第一次喝的时候不知深浅,只觉得没有辛辣,倒有些柔甜,结果醉得一塌糊涂,但从上也就喜欢上了杨林肥酒。这个小小的细节,竟被祖渠记住了,他为《歌溪》的出版选了杨林肥酒!

几天后,即4月24日傍晚,我在建设公寓设便宴招待朋友,杨磊、张祖渠、辛勤、乔传藻、肖功川、胡延武、罗江诸位,欣然赴宴。席间,我们共叙友谊,说是友谊引领着我们,是谅解、友情、互相帮助结合着我们。“结合着我们的,还有杨林肥酒!”祖渠说着居然从身后拿出一瓶绿汪汪的杨林肥酒来!于是朋友们欢声大起,不断干杯。借着酒兴,我们说了许多有趣的话。有儿时的,也有青春年少时的隐秘。酒香飘摇,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甜蜜。绿色的酒,在有些湿润的眼里荡漾着波光。我们把乔传藻的散文《醉麂》改为“醉己”,自斟自饮;因为乔有了醉意记不住自己的生日,我们干脆把他的生日定为“6.1”。

这是一个快乐的夜晚,一人难忘的四月的温情的夜晚。

散席的时候,朋友们在结账发票上签字,让我交给老婆报销,字写得歪歪扭扭,一副嬉皮笑脸的醉态。我骑车回家,喝了碗冷水,写了篇简短的日记,其中有这样的话:“喝了三瓶杨林肥酒,说了许多有趣的话。”“自然有许多话已有酒气了。”此刻,在深冬的夜里,我被一团深绿色的记忆温暖着。有记忆或者说回忆是幸福的。我不知道朋友们,不只是20多年前在一起喝酒的朋友,许许多多的朋友,此刻在做什么,你们也在想念某个朋友吗?你们也在记忆中,在想念中和朋友相会么?你们还不时喝点小酒,喝点柔绿透亮的杨林肥酒么?新年快到了,我祝你们健康,快乐,幸福!

(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著名儿童文学作家)
 
 
云南龙润酒业有限公司 地址: 昆明高新开发区海源北路1299号龙润大厦201室
技术支持:Wellpad  网站管理入口